“第二医疗意见”(Second Opinion)对减少医疗差错至关重要

南方传媒微信公众号; ;医牛健康资讯网综合整理 2019-08-07 医疗失误;第二医疗意见;原诊 (700)

       世界著名医学研究机构美国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每年有超过25万人因医疗失误而死亡。医疗失误是继心脏病和癌症后的第三大死亡原因。而其他报告称这些数字为高达每年440,000病人死于非命的医疗事故。病人死于非命的医疗事故的美国是世界上医疗费用最昂贵的国家,看来也是医疗事故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那么,有什么创新的医疗模式可以帮助保险公司有效控费,并对减少医疗失误有一定的帮助呢?

     “第二医疗意见”(Second Opinion)服务项目,或许对此有一定的帮助。那么,何为 “第二医疗意见”?

     “第二医疗意见”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很多患者只知道复诊、复查等。“第二医疗意见”就是建立在第一次诊疗意见(原诊,Primary Diagnosis)的基础之上,患者可以通过第二诊疗意见更加准确的了解到病情以及治疗方案。

     “第二医疗意见”并非原诊服务,而是在患者经过原诊获得结果后作参考用的专业意见。患者和患者的主治医生可以根据这份 “第二医疗意见”考虑原诊属于正确(确诊)、错误(误诊),或需要改进,从而决定是否或如何进行更加适当的治疗和护理。

      当一位患者在原诊后获知罹患较严重的病症(例如肺癌、肝癌、胃癌、心脑血管病或肾病等),在开始进行恰当的疗程或手术前,“第二医疗意见”其实是患者和患者的主治医生必须采取的一项步骤,亦是对患者宝贵的生命应有的责任。 

“第二医疗意见”重要性

       患者在被诊断罹患严重的病症,尤其是可致命的癌症时,寻求独立而客观性的『第二医学意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患者越是关心和了解自己所患的疾病,选择最适当的治疗就会有更大的康复机会。就算是癌症,现在可治疗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同时也有更多的治疗方法可供选择。“第二医疗意见”将有助患者及其家属了解这些选项,并作出明智的决定,这亦是患者对自己宝贵的生命应有的责任。

一、对患者的价值

       患者在确诊罹患严重的病症,往往不知所措,在这个困难的时刻,患者与家人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不知如何对主治医生提出的治疗方案进行评估和回应。事情实在来得太突然、听不懂医学名词、不完全了解治疗的成效和治疗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也不敢对医生的专业诊断提出质疑。在这个时候,面对必须作出治疗的决定,患者寻求“第二医疗意见”是极其必要的。

       可以挽救生命:虽然大部分“第二医疗意见”可能不会改变之前的诊断结果,但它却是提早发现误诊的唯一方法;还能透过专家独立客观的建议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法,增加生存机会。

       可以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越来越多的诊治方法都源于新科技的迅速发展和医学知识的不断推陈出新,单独个别 医生要想全面了解最新的医疗资讯后而做出最正确的诊断和最先进的治疗是很难的。多一个意见,就多一个机会!“第二医疗意见”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治疗程序甚至不可逆转的手术,并结合快速的医疗技术发展而提供更多的选择。

       可以确认正确的诊断结果:平和稳定的心境是治病的良方。当“第二医疗意见”肯定了初次的诊断结果,您便可以更安心地接受现行的治疗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患者自“第二医疗意见”获得的价值,主要包括两项:

       1、由著名医院的专家和专家小组提供的“第二医疗意见”,是根椐患者在原诊医院的多项不同的专科诊断报告和检测数椐,进行整体分析和作出结论,其全面性和客观性对患者来说是极具价值的。

       2、“第二医疗意见”的专家和专家小组或会在意见中提出一个或多个治疗方案,以供主治医生和患者与原诊报告作比对和参考。患者在获得“第二医疗意见”的报告后,应该咨询原诊医院的主治医生,然后作出理性的决定,以平静和积极的心态接受治疗。

二、对医生的价值

       当确诊的患者以焦虑的口吻提出有关诊断的疑问或“第二医疗意见”的要求时,许多医生会觉得受到伤害,认为患者不认同自己的诊断结果,而尝试寻找更好的医生代替。这是一个十分错误的想法,医生应同样会担心误诊,和因误诊而对患者进行的不必要治疗可能产生的后果。

       其实引起误诊的原因很多,源头可能来自多个不同的环节,例如诊断用的医学仪器、个别技术员的人为错误、医检数据(例如医学影像、病理组织样品、血液样品)的处理方法等等。作为一位前线医护人员的医生,对医院内不同部门的检测不会出错是无法保证的。

       “第二医疗意见”可以避免因误诊可能引发医疗失误的事故。患者在开始接受治疗之前,寻求『第二医疗意见』是十分重要的,此亦对医生本身的专业地位提供了一份保障,何况『第二医学意见』同时提出的治疗建议,对主治医生具有比对和参考的价值。所以,一位聪明的医生应该欢迎甚至鼓励患者寻求“第二医疗意见”的服务。

       当然,“第二医疗意见”对于医生而言,尤其在一些极端情况下,也有让患者困惑而不知信谁说的一面,更是有可能带来医生对医生的意见冲突,若是带有利益驱动,那么将不利于患者获得最接近于真实世界研究的相对科学合理的治疗方案。

三、对医疗机构的价值

      客观性的“第二医疗意见”,可以令原诊医院避免因误诊或医疗失误而必须面对的法律诉讼和赔偿,而偏低的失误率亦会令医院在业界的地位提升。

(作者 apald66)

“第二医疗意见”工具相关报道

医牛独家循证科学文献01

医牛独家循证科学文献02


以下为推广内容

欢迎使用“第二医疗意见”创新工具

“医牛切问”微信小程序

健康中国,医患都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