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医三院】孕妇和儿童需要补充DHA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医牛健康资讯网综合整理 2019-03-31 DHA|鱼油|母婴 (247)

DHA是什么?

DHA(Docosahexaenoic Acid),中文名是“二十二碳六烯酸”,属于ω-3必需脂肪酸,是神经系统细胞在生长与维持期间所需的一种营养素,也是大脑和视网膜的重要结构成分。DHA在人体大脑皮层中含量高达20%。人体可以利用必须脂肪酸亚麻酸来合成DHA,但合成功能因人而异,婴幼儿的合成功能可能远低于成人。

DHA有什么用?

婴幼儿如果缺乏DHA,一方面可影响神经系统的发育,导致其注意力受损,甚至认知能力出现障碍;另一方面可能导致视力异常,对明暗辨别能力降低,看东西模糊。

已有研究发现患有注意缺陷多动症(“注意缺陷多动症”需要医生来确诊哦,这和儿童正常的“注意力不集中”不一样)儿童的血清DHA含量明显低于正常儿童。而此类儿童在补充服用DHA后,注意缺陷的症状得到了缓解。因此,DHA对注意缺陷多动症儿童注意力的改善可能有一定疗效。

此外,孤独症儿童血浆中DHA含量比正常儿童低。研究发现,孤独症儿童血浆中DHA越高,儿童的多动、焦虑等症状就越轻微。这提示我们,DHA对儿童情绪障碍状况的改善可能有一定疗效。

对于健康儿童来说,DHA是不是也适用呢?

一项研究发现,较之于以不含DHA的配方奶喂养的健康足月新生儿,以母乳(含DHA)喂养的新生儿有更好的视觉诱发电位。提示DHA可以改善人体视觉的作用,对健康新生儿也可能是适用的。然而也有研究报道,孕期就开始提前给娃娃额外补充DHA的潜在健康获益非常有限。

目前,国内外有不少指南和专家共识推荐婴幼儿、孕妇及乳母应当保证一定的DHA摄入量,那家长们是不是就应该订购好几箱含DHA的膳食补充剂呢?答案是否定的。

抛开昂贵的价格不说,DHA不稳定,在体内容易氧化,过量摄入DHA会在体内氧化为自由基,损害人体的健康。可见DHA虽重要,也需合理补充哦!毕竟甩开剂量去谈毒性与有效性都是耍流氓。

应该如何合理摄入DHA呢?

根据欧盟食品安全局2009年为欧盟委员会制定的摄入标准(EFSA-Q-2008-466),半岁~2岁的宝宝,每天应摄入100mgDHA。而在中国,0~3岁的宝宝每日摄取100mgDHA即可(见表1)。

其中,0~6个月宝宝DHA的摄入量应该为总能量的0.10%~0.18%,总脂肪酸的0.35%。对于4~17岁的儿童与青少年来说,因缺乏足够证据,尚未给出DHA的推荐剂量。

建议孕妇和乳母每日摄入200mg DHA,100mg用于补充胎儿和婴儿体内的DHA,100mg用于补充母体内的DHA氧化损失。

那么我们可以从哪些外源性的渠道补充DHA呢?

首先考虑膳食来源。

对于0~3岁的宝宝来说,DHA的主要来源是母乳、配方奶/食品。以全母乳喂养的宝宝通常可以达到DHA推荐摄入量,无需额外补充;以配方奶/食品喂养的宝宝,请家长累积各产品DHA含量*宝宝每日摄入量进行评估。

对于孕妇与乳母来说,可经常食用富含DHA的鱼类和海鲜,尤其是富脂海产鱼,通常每周吃鱼200-300g就可以达到DHA的推荐摄入量。但需注意避免食用剑鱼、方头鱼、大耳马鲛等易富集重金属的鱼类,烹饪方面,以减少DHA损失的蒸、煮方式为宜。

当无法从膳食中获得推荐量的DHA时,可考虑启用含DHA的深海鱼油、海藻油等膳食补充剂。

如何选购含DHA的膳食补充剂呢?

ω-3不饱和脂肪酸包括亚麻酸(Linolenic acid,LNA)、DHA以及二十碳五烯酸(Eicosapentaenoic acid,EPA)。植物油(含LNA)和鱼油(含EPA、DHA)是ω-3多不饱和脂肪酸的主要来源。

虽然EPA有改善胰岛素抵抗、缓解肥胖的作用,但其在人体内会代谢成前列腺环素PGI3,过量服用可能会危害宝宝健康。

目前市场上的深海鱼油、海藻油制剂均含有DHA。其中,海藻油制剂的EPA含量几乎为0。

而在不同的深海鱼油产品中,DHA和EPA的含量差别很大,需要用心识别。如果您所购买的是非儿童型的深海鱼油,其EPA含量大多达到180-300mg/粒,这种产品既不适用于宝宝,也不适用于孕妇和乳母(表2)。


市面上还存在一种与鱼油名称极为相近的膳食补充剂——鱼肝油,家长们可千万别把这两者搞混了(见表3)。

鱼肝油主要从鱼的肝脏中提取,含维生素A与维生素D,用于预防佝偻病、帮助人体骨骼发展。如果宝宝户外活动不足或体内维生素D含量较低,可以适当补充鱼肝油。

总的来说,对于0~3岁宝宝,每日DHA的推荐摄入量为100mg;孕妇及乳母为200mg;4~17岁的儿童青少年尚无推荐摄入量。首先推荐以均衡饮食的方式维持适当的DHA摄入量,在摄入不足的情况下可考虑膳食补充剂。在启用膳食补充剂时,请用心识别DHA的来源与含量哦!

参考文献

[1] 郭卓雨, 郭培培, 高丽萍. 食品中脂肪酸对婴幼儿个体生长发育作用研究进展[J]. 食品科技, 2013, 38(6): 74-78.

[2] 谭旭. 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与低水平铅暴露和多不饱和脂肪酸缺乏的研究[D]. 重庆医科大学, 2008.

[3] 雷晓梅, 杨玉凤, 刘灵, 等. 二十二碳-6烯酸对ADHD儿童神经递质的影响[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08, 16(6): 636-638.

[4] Sliwinski S, Croonenberghs J, Christophe A, et al. Polyunsatu-ratedfatty acids: do they have a role in the pathophysiology ofautism [J]. NeuroEndocrinol Lett, 2006, 27(4): 465-471.

[5] Mskrides M, Simmer K, Goggin M, et al. Erythrocytedocosahexaenoic acid correlates with the visual response of healthy, terminfants. Pediatr Res, 1993, 33 (4 Pt 1): 425.

[6] 刘荣逵. 儿童DHA智力营养品为何必须制成儿童专用[J]. 中国食品卫生杂志, 1994(S1): 42-43.

[7] Gould JF, Treyvaud K, Yelland LN, etal. Seven-YearFollow-up of Children Born to Women in a Randomized Trial ofPrenatal DHA Supplementation [J]. JAMA. 2017, 317(11): 1173-1175. 

[8] 中国营养学会. 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RIs)(2013版)[M]. 上海: 中国营养学会, 2013.

[9] 于喆. DHA来源及分离纯化方法的研究进展[J]. 天津农业科学, 2017,23(07): 29-32.

[10] LiJJHuangCJXieD.Anti-obesity effects of conjugated linoleic acid, docosahexaenoic acid,and eicosapentaenoic acid [J]. Mol Nutr FoodRes. 2008, 52(6):631-645.

[11] 陈殊贤, 郑晓辉. 微藻油和鱼油中DHA的特性及应用研究进展[J]. 食品科学, 2013, 34(21): 439-444.

[12]Dariush Mozaffarian. Fish oil and marine omega-3 fatty acids[DB].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fish-oil-and-marine-omega-3-fatty-acids.2018-11-03.

循证来源:医牛独家循证原文(点击获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