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有乳腺癌,还可以有性生活吗?还能生育吗?

医科院肿瘤医院袁芃医生 医牛健康资讯网综合整理 2019-12-28 乳腺癌|生育 (87)

随着乳腺癌长期生存率的提高及二胎政策的开放,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乳腺癌患者提出生育需求。那么乳腺癌患者还可以有性生活吗?还能正常生育吗?化疗和内分泌治疗会影响生育吗?

乳腺癌患者能生育吗?

可以,大型临床研究表明患癌后生育不影响患者生存。

2011年一项纳入1244例病例和1814例对照的研究发现确诊乳腺癌后怀孕组较未孕组复发率降低41%(PRR=0.59,95%CI=0.5-0.7),特别是在淋巴结阴性的乳腺癌,亚组分析发现确诊乳腺癌后怀孕组和对照组两组总生存(OS)无明显差异。

2013年的一项纳入了 1207 例患者的研究显示怀孕并不影响激素受体阳性组(HR=0.91,95%CI=0.67-1.24,P=0.55)和激素受体阴性组(HR=0.75,95%CI=0.51-1.08,P=0.12)患者的无病生存率(DFS),且激素受体情况对OS的影响没有统计学意义(P=0.11)。

其原因可能是在妊娠过程中女性体内发生了对于乳腺癌的自体免疫作用,即乳腺癌和胚胎细胞可能存在相同的抗原,在妊娠过程中,当一些胚胎细胞进入母体的循环,激活母体的免疫系统来清除可能存在的转移癌细胞,从而导致癌症复发风险降低,生存期延长。另外有研究显示妊娠期间高水平的雌激素、孕激素和HCG可诱导内分泌治疗敏感的乳腺癌细胞的凋亡。

抗癌治疗影响生育吗?

在乳腺癌的综合治疗手段中,手术,常规放疗和靶向治疗几乎不会影响卵巢功能及生育能力,然而化疗及内分泌治疗对生育造成的影响不可忽视。

1.化疗

约50-70%早期乳腺癌患者术后需要辅助化疗,以烷化剂为代表的化疗药物会引起不可恢复的闭经,化疗对卵巢的毒性与化疗方案、给药剂量、给药方式、持续时间以及患者年龄等多种因素有关。在化疗前应医生应尽早向患者说明化疗可能带来的生育风险,选择性地推荐患者进行胚胎冷冻、卵母细胞冷冻、卵巢冷冻及卵巢功能抑制药物等生育保护治疗。

GnRH-a保护卵巢功能

使用GnRHa保护卵巢功能是应用最多的生育保护策略。其优势在于操作方便简单,费用较辅助生殖技术低,不会耽搁化疗的进行,并且没有通过卵巢刺激过程中雌激素水平的提高来增加肿瘤生长的假设风险。然而,2013年美国ASCO针对癌症患者保存生育能力的指南指出,应充分告知患者目前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GnRHa作为一种保存生育能力的方法是有效的,因此GnRHa并不能作为可以依靠的方法用来保存生育能力。

胚胎冷冻保存

胚胎冷冻保存是迄今为止保存生育能力最有效的方法,累积受孕率可超过60%,但此方法在我国普及程度尚不理想,费用相对较高,等待取卵可能会延误癌症患者的治疗时机且不适合青春期女性

卵母细胞冷冻

卵母细胞冷冻面临的问题较胚胎冷冻多,除了等待取卵可能会延误癌症患者的治疗时机以外,受孕率也较低,但是可以满足未婚但又不愿接受精子的女性患者生育需求。2013起保存卵母细胞的方法被认定作为一种标准措施应用于临床保存生育能力。

卵巢冷冻

卵巢冷冻在临床应用时,时间安排上受限较小且具有更多的生育潜力,适用于需接受化疗和盆腔放疗的青春期和绝经前患者,但该技术的风险包括原发肿瘤的再植入、恶性转化及操作程序的侵袭性。

对于年轻、肿瘤分期较早,估计治疗结束后丧失生育能力的可能性不大的患者,在化疗过程中可选择使用GnRHa保护卵巢

对于年龄相对较大、治疗后卵巢功能丧失可能性大者,选择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更为妥当。也可以选择多种方法联合使用,尽可能保留使用功能。然而,保存技术高昂的费用及其对肿瘤治疗的影响是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

2.内分泌治疗

内分泌治疗患者,在接受内分泌治疗的5年间(甚至10年间)及停药后的6-12个月内应严格避孕,规避因内分泌治疗而存在的致畸风险,其对生育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妊娠时机的把握上。2017年St.Gallen共识建议非高危患者在接受内分泌治疗18-24个月后中断内分泌治疗,进行妊娠,但在妊娠后应继续内分泌治疗。

乳腺癌患者还可以有性生活吗?

尽管研究表明患癌后生育不影响患者生存,但是在治疗期间以及治疗结束后的6个月~12个月内应避免受孕,避免意外怀孕后人工流产对患者造成二次损伤。避孕措施应选用非激素避孕措施如避孕套、子宫帽,禁止使用激素类避孕药。

参考文献:

1. Curigliano G, Burstein HJ, P Winer E, et al. De-escalating and escalating treatments for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the St. Gallen International Expert Consensus Conference on the Primary Therapy of Early Breast Cancer 2017[J]. Ann Oncol, 2017, 28(8):1700-1712.

循证来源:医牛独家循证原文(点击获取链接)